關閉
    掃描二維碼關注我們吧:
新浪微博 人民微博 微信
學校主頁 新聞首頁 科大新聞 部門動態 學院廣角 圖片新聞 媒體科大 視頻新聞 科大人物 科大故事 尚德評論 科大之聲

您的位置: 首頁» 科大故事 >>正文

大學時光可以創造無限可能性 ——一線自媒體作家李月亮校友專訪

日期:2018-09-19 | 來源 :黨委宣傳部 | 作者:文賀娜 | 閱讀次數:

 
  李月亮,女,內蒙古人,1998-2002年就讀于天津科技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國際經濟與貿易專業,現居濟南。一線自媒體作家,新女性主義者。擅寫情感、勵志、生活類短篇,作品常被人民日報、新華社等微信公眾號轉載,文章近三年全網閱讀量逾3億。《父母的終極使命,是培養出適應社會的孩子》《寶貝,盼你長大,又怕你長大》等文章至今廣為傳播。2017年,入選中國網紅榜50強。個人微信公眾號"李月亮"擁有35萬粉絲,日均閱讀量逾7萬。2017年全國微信轉載榜第四名。曾出版《你受的苦將照亮你的路》《愿你的生活,既有軟肋又有盔甲》《世間最美是心安》等六本書。個人作品多次入選人民日報、人民網、十點讀書等出版的合集,并被譯為韓語、阿拉伯語等多種語言。
 
  采訪前,得知采訪對象李月亮學姐不僅是位優秀的作家,同時也曾經是《天津日報》的一名資深記者。作為采訪者的我,心里不免略有忐忑。然而撥通電話后,忐忑隨即被學姐親和的嗓音撫平--
 
  "你也不用緊張的,因為我在大學時期也是做過學生記者,當時也有過這樣的經歷,都能理解的,我們慢慢聊。"
 
  "可能我們就是這樣的,前人領路,然后我們一點一點的走過來。"訪談的氣氛在月亮學姐這樣平和的話中變得輕松起來。
 
大學的青蔥時光
 
  在美好的大學四年時光里,李月亮開始了簡單而純真的寫作。那時,不論是學校圖書館里陽春白雪的文學作品,還是雜志閱覽室里的生活雜志,都深受她的喜愛。
 
  "當年我總是在階梯教室上自習的時候寫一些東西,這也是我真正開始發表作品的開端。"當時圖書館的雜志閱覽室里,都是一些諸如《人民文學》、《北京青年》之類的文學類雜志。在那個時候,閱讀的便捷度和普及度都不及現在,月亮多數發表的文章都是從雜志上記下編輯部的地址,然后寫作并郵寄過去的。
 
  "當時有一個專門的文學社叫五月揚帆文學社,我們每個月都會以大海報的形式展示那種文藝的、以文字為主、加插畫的大海報,我還是五月揚帆文學社的社長。"回憶起大學時代,她仿佛就在描述前不久剛發生過的經歷一般。
 
記憶里的母校人和事
 
  時光荏苒,距離月亮入讀科大已近20年,回想起自己當年在科大度過的日夜,走過的校園,相伴四年美好青春的階梯教室、圖書館、郵局,她感慨萬分,記憶清晰如昨。
 
  2017年5月,月亮和舍友曾經回過一次學校。雖然此時的校園距離她離開的時候,已經發生了不小的變化,但學校角角落落還是充滿了回憶:階梯教室,圖書館,郵局......不論走到哪里,往事都躍然眼前。她悠悠地說道:"你一走在那個校園里,就會有'yesterdayoncemore'的感覺。"
 
  印象最深的地方還是宿舍。對她而言,宿舍是一個像家的地方。"3公寓410,我記得很清楚,那個公寓樓我們是第一批入住的。我們宿舍四個人感情很好。"說起宿舍生活,月亮有著訴不盡的溫情。當時,她在上海一個青春愛情類雜志上發表了一篇小小的愛情故事,128塊的稿費是她自己賺來的"第一桶金",128這個數字深深地烙在她的腦海里;她用128塊買了一些零食,和室友分享著她的喜悅。舍友們都很喜歡她寫的故事,有時候晚上熄了燈,她經常打著手電給三位舍友讀她寫的故事。"讀很久,她們也聽不膩。"月亮的臉上寫滿了陶醉。
 
  月亮對很多老師印象深刻,尤其是現經濟與管理學院副院長,國際經濟與貿易專業的徐娜老師。在她眼中,徐娜老師簡直是女神一般的存在,同學們都特別喜歡她。月亮到現在為止共出了六本書,每次出書都會給徐娜老師寄一本。"還有校報的田放老師,當初能進入天津日報做記者,還是田老師建議我去應聘的。當時我記性不好,招聘會的第二天才去,找了一圈沒找到,被田老師罵'你這什么臭腦子'。但田老師對我特別好,我老去她家里吃飯,到現在我們關系都很好。"
 
  那段時光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都在潛移默化中造就了今天的月亮學姐。
 
與科大一起成長
 
  月亮1998年入學那一年剛好是科大40周年校慶,2002年畢業又恰逢學校更名,入學和畢業都可以稱得上是科大建校以來意義非凡的年歲。"我們都很喜歡科技大學這個名字。"月亮笑著和我分享學校更名前的那一段時光。
 
  由于高校更名的審查十分嚴格,正式更名之前的一系列評估需要每位學子參與其中,評估范圍也非常廣,諸如學習氛圍,早操打卡,宿舍內務等。每一位輕院學子都精神抖擻,在食堂吃飯時都保持著高度文明素養。
 
  "有消息說更名通過的時候,所有的同學都特別開心,魏大鵬校長激動得都哭了,參與和見證了學校這么重要的歷史時刻,我們也是開心又激動。""很開心和母校一起成長,我的青春遇到了科大如此蓬勃發展的時期,真的是件幸運的事兒。"
 
文學路上的那些事
 
  從一個愛好文字的小女孩,到國貿專業的大學生,到《天津日報》的記者,再到雜志社的主編......直到今天,成為一名出版了六本書的獨立寫作人,她這這一路走來,既有燦爛輝煌,也有跌跌撞撞。
 
  "畢業之后我找工作分了兩個方向,一個是專業方向,主要是外貿公司,另一個是報社、雜志社、出版社之類的文字工作,當時《天津日報》在南開大學有一個招聘會,但因為記錯了日期,自己到天津日報人事部又跑了一趟,專門把簡歷送了過去,然后過了一輪一輪的筆試面試,最后在《天津青年報》做了記者。"因為這份工作,得以讓月亮用很短的時間就對天津這個城市的各個面都了如指掌。兩年的記者經歷,雖然格外辛苦,但是在這期間,她在寫作方面有了十足的成長。
 
  后來由于家庭原因,月亮來到了濟南,進入一家雜志社。"雜志社都是一些老領導,給人一種政府部門老干部的感覺。但是要做成這種市場化的雜志,就不能再做成時政的感覺,就必須要有一些年輕人的元素。"月亮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工作了一年后,他就升任了該雜志社的主編,她也是雜志社史上最年輕,也是唯一一位女性主編。
 
  在月亮心中,做文字工作的人,適合有寬松的工作氛圍。"我做記者的時候沒有固定的坐班時間,這樣的工作習慣讓我對雜志社朝九晚五的工作時間有著許多的不習慣。"即便在她做了主編之后,她依然堅定地這樣認為,并且從不對她的編輯做任何要求,她認為:"文字是有藝術氣息的東西,規定太死人被框住思想也會僵化,五光十色的東西就出不來了。"
 
  "因為在雜志社改稿子總會對來稿有這樣那樣的不滿意,同時工作也變得相對輕松一點,所以大概在2005年,我開始比較穩定地創作自己的第一本小說。"就這樣,月亮學姐開始她的創作之路,2011年辭職后,開始專職寫作,直到現在。
 
  對于今天的成績,她并不滿足,"其實我們的校友中更優秀的還很多,我也很敬佩。我當年看別人也是很崇拜,但我們都會一點一點的成長起來,你也會成為別人的驕傲。"
 
想說的話
 
  在這個篆刻了月亮幾多美好記憶的校園里,我們有著和當初的月亮一樣尚顯稚嫩的面龐,和充滿迷茫的眼瞳,我們有對當下的不敢肯定和對未來的不能確定,我們有對自己專業的或愛或厭或無感,在月亮的這番話里,或許你能從似乎是漫無天日的迷茫里,盡可能早地找到自己的方向。
 
  "有的時候我也會想,大學學的東西后來全部放下了,我并沒有從事專業所學對應的職業,但其實我并不因為這件事就充滿遺憾,如果讓我重新選擇一次,我還愿意這樣度過,我是滿意的,該做的事情我做了,不后悔。在我們選專業的時候,很可能你的專業不是你喜歡,或者說不是你最擅長的,這時要有意識地調整,在學好專業知識的同時一定要利用這幾年的時間,找到自己更喜歡更擅長的東西,包括以后讀研,不要讓當初在專業方面不適合自己的路延展到自己的一生,把一生都限制住,這樣不值得。""同時,要自己考慮,不能總是靠父母,或者一些成功、不成功的經驗,因為這些也只能起最淺層面的參考作用,而真正起決定性作用的,是我們自己。
 
  讓月亮覺得特別慶幸的事,就是她真正的從事了一個她所喜歡的事業。她慶幸自己一路走過來,最后走到了最喜歡的路。
 
  "其實這條路是特別難的,剛畢業做記者,新聞類的寫作并不包括我的創作,所以沒有對自己很滿意,到了雜志社,更貼近我個人的興趣,雖然這個雜志社方方面面聽起來并沒有報社那么耀眼,但她確實是更是最適合我的。"其實有的時候,適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
 
  對于處在現階段的科大學弟學妹們,李月亮說道:"你們現在可能處在迷茫期,我知道那種迷茫的感覺,不知道自己要經歷什么。總是要經歷這個時期的,而且這是一個特別重要的時期,在迷茫的時候你會去想,去思考,去追問很多事情,'我喜歡什么?我能干什么?這件事真的適合我嗎?',反反復復去追問,這是有價值的。這是認識自我的一個特別好的時期,不要拒絕這種迷茫,很多人害怕迷茫,是因為他們欠缺這種思考,欠缺對自己更深度的了解,然后他們從事了一種職業,但是到了四五十歲的時候,到了清楚了自己要探索人生的其他可能性已經變得更加困難的時候,積壓下來的那種東西一下子在精神世界爆發,他們可能會開始懷疑一切,開始想為什么我的人生我的一輩子就做了這個職業,我明明更喜歡做其他的,'年華老去,充滿悔恨',自我否定,自我折磨。"
 
  月亮認為大學是一個特別好的時光,有無限可能性,"你們身上有無數個觸角,你可以找到自己尤其需要將她灌溉長大的那一個,給她足夠的養分,讓她成長。到了大四,你會知道自己的哪個觸角更強壯,你可以抓住任何一個可能,從事本專業,或是發展自己的愛好,或是考研讀博,都可以,生活給了你們特別大的空間。"我們每個人都會有形而上學的追問,可能偶爾會對這些追問有種羞恥感,覺得自己可能太無聊也太無知,但其實這種追問和思考是非常正常而且必要的,不用說想出什么成果,不用想清楚,只要想,只要思考,就意義重大。"
 
  從40周年校慶,到60周年校慶,可能對于現在的我們來說是很久遠的事,但對月亮來說還很近,"大學的時光真的能讓我收獲很多,無論是專業知識的學習,愛好的培養,社團工作,和身邊同學老師甚至宿舍阿姨食堂大媽的交往,都教會了我很多。"在這20年的歲月里,科大始終在她的心中。
 
  采訪記者:文賀娜

精彩欄目

{SubSpListDiv_3}
{SubSpListDiv_4}
{SubSpListDiv_5}
{SubSpListDiv_6}
{SubSpListDiv_7}
{SubSpListDiv_8}
{SubSpListDiv_9}
{SubSpListDiv_10}
{SubSpListDiv_11}
{SubSpListDiv_12}
{SubSpListDiv_13}
{SubSpListDiv_14}
{SubSpListDiv_15}
{SubSpListDiv_16}
天津科技大學新聞網由黨委宣傳部主辦 津教備0011號 津ICP備11001142號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科技大學黨委宣傳部 版權所有 Email:xcb@tust.edu.cn
AG8官方网